焊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露台爱情没有密码[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33:41 阅读: 来源:焊管厂家

情人节的夜晚,米黎加班,其实她只是孤单,没人一起过,所以才来加班。

差不多12点的时候,她感觉特别无聊,然后掏出手机查看附近的人,一个叫乐天的男人在她最近的距离,500米。

这里是座综合大楼,六十多层,上百家公司,看来也有个和她一样寂寞的人,也在加班。

米黎主动打招呼:HI!

乐天很快回复:HI,一个人吗?

米黎说:是啊,没有情人的情人节,觉得特别寂寞,想找人聊聊!

乐天说:是灵魂寂寞还是身体寂寞?

米黎有些恼,她顿了顿,还真觉得身体也很寂寞。三个月前,男友劈腿后,她最初是气愤,伤心,悲凉,而今变成了寂寞,从心灵到肉体!

她想了想回他:都寂寞!

乐天就说:35楼东面有个露台是封闭的,那一层楼都没人,我们去释放寂寞,怎么样?

米黎犹豫了,许久,她回他:不说话,不接吻,不开灯,不能使用暴力。

乐天很爽快地答应了。

15分钟后,米黎下到露台的时候,在昏暗的光线中,果然看到一个穿着深色羽绒袄的年轻男人,他长得还不错,身材也很好。

米黎犹豫了一下,走了过去,此时的她裹着长长的羽绒袄,大大的口罩几乎把眼睛全部遮住了,眼睛以上是厚厚的刘海。

男人看了看她,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后就走过来轻轻揽住她的腰,另一只手解开她的衣服拉链,随即亲吻她的脖子。

米黎开始有些惊慌,男人身上有一股好闻的气味,还夹杂着一种男人的荷尔蒙味道,她的情绪也一下子被调动了起来,在欲望的迷茫中,两个人同时到达快乐的巅峰!

事后,米黎收拾好自己的身体,轻轻跟他挥挥手,准备离开,他忽然说: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米黎回头深深看了他一眼,他也在很认真看着她,她当然不会告诉他,这种一夜情式的艳遇是没有以后的,但大脑里忽然冒出一个恶作剧的念头,她低声说:张薇。张薇跟她一个部门,跟她差不多的身高和发型。

张薇的舅舅是公司的高管,所以张薇刚毕业就直接过来上班,什么都不会,常常拖带整个部门不能评先进,她厌恶张薇。

而后,她赶紧噔噔噔跑到电梯口,先坐电梯,然后又爬了几层楼梯,她不希望乐天知道她在哪层楼上班。

那夜之后,米黎常常有些莫名其妙地想念乐天,特别是一个人的夜晚。

只是,她事后已经把微信彻底卸载了,谁都知道一夜情不可能成为一段爱情。之后也有人给她介绍对象,她也见了几个,感觉都不怎么样。

其实,米黎也知道,自己下意识地在拿这些男人跟乐天相比。其实她并不了解他,只是一场性事的后遗症,他留给她的是身体的激情与怀念,这恰好是年轻女人极度匮乏的需求。

相亲总是失败,连部门里工作最差劲、爱情最白痴的张薇都貌似开始了恋爱。某天有人送了大把的玫瑰给她,引起了很多女同事的羡慕,让米黎很气馁。

那天下午,张薇一脸春光地央求她:米黎姐,明天男朋友要带我去参加一个聚会,你下班后能不能陪我去逛街买衣服?

米黎推说自己要加班,让她找其他同事去。张薇很天真地说:别人都有约会了,咱们部门不就你还是单身吗?陪我去吧!

米黎拗不过只得答应。逛街的时候,她随口问张薇怎么认识男友的。张薇一脸甜蜜地说:是他追求我的,有天下班后,我刚下楼,就听到有人在身后喊我的名字,然后他就拿着一束玫瑰走过来请我做他的女朋友。我当时拒绝了,没想到他天天等在楼下,后来我发现他是认真的,就试着交往,没想到他还真是个不错的人选。

后来,张薇接到一个电话,然后她说男朋友要来接她了,请米黎跟他们一起吃饭,米黎拒绝了。

在她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看到了张薇的男友。他开了一辆半旧的越野,停在路边朝她们招手。只看了一眼,她就认出他来了,是乐天!

她无法形容自己内心的震惊,呆呆怔在那里久久不能回神,好在她是经历过世面的,很快调整好心绪,匆匆跟张薇告别,转身离开。

走在路上,她想了很多,她忽然明白,乐天一定跟她一样,事后无法忘怀,他在微信上无法找到她,他以为她真的叫张薇,打听到她的真实情况,而后带着玫瑰向她求爱。

和张薇正式交往后,他一定不会再提当初的一夜情,因为这毕竟不是个良好的开端。

米黎的心情很纠结,她每天上班都能看到张薇幸福甜蜜的样子,张薇接电话时撒娇的声音,还有她常常早退出去约会,有几次她尾随着张薇,看到张薇上了乐天的车,她心里有着强烈的嫉妒和委屈。

她想,如果当初她告诉乐天她真正的名字,也许现在跟他恋爱的就是自己。

很多时候,她假装不经意地倾听张薇讲述和乐天的事情。她说乐天姓陈,是本栋大厦一家公司的主管,有一套房子和一辆二手车,他性格开朗,有轻微洁癖,喜欢音乐和运动。这一切非常符合米黎的择偶标准。张薇的表述让她更加愤恨和不甘。女孩儿渐渐把她当成了亲密好友,常常跟她聊一些自己的爱情片段,后来,每次约会她都会告诉米黎。

有次,张薇很羞涩地跟她讲起了自己跟乐天的性爱,她说已经搬到了乐天家里,乐天喜欢亲吻她的脖子,每次都弄得她好痒,而且做爱的时候喜欢背后式,那是传统的她并不喜欢的,他们还为此争吵过。

每个夜晚,米黎都会忍不住想起乐天,她微微闭上眼睛,幻想着乐天的热吻。

有次,张薇向米黎诉苦,因为亲密方式,她跟乐天有了争执,乐天居然说她变了,还说她装清纯,她说自己本来就很纯洁,他是她第一个男朋友,乐天居然很生气!

乐天说,我喜欢直接而真诚的女人,就算你以前谈过很多次恋爱,跟很多男友上床,我都能接受,但是不能接受一个虚假而伪情的女人。

张薇气得眼泪几乎流出来,她说:米黎,你是知道的,我以前真的没谈过恋爱啊,为什么他觉得我骗他呢?

她不知道,其实米黎非常清楚乐天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现,因为他们的那次一夜情是她主动拿出安全套的,还有她娴熟的动作,不可能像个没有情史的女人。

错就错在,他把张薇真的当成了那夜跟他共度激情的人!

几个月后,米黎在一次相亲失败后的深夜接到了张薇的电话,她说她跟乐天吵架了,现在正在马路上。米黎让她打车到自己家来过夜。

张薇穿着睡衣和拖鞋,身上什么都没带,她的两眼微肿,悲痛地告诉米黎,她和乐天吵架了,原因是她怀孕了,让乐天跟她结婚,结果乐天找了一堆理由推托,两人大吵一架。

乐天的言语中还不肯定那个孩子就是自己的。可是张薇肯定那个孩子是他的,因为除了他,自己没跟任何人上过床,归根到底是乐天不信任她。

米黎劝了一番,收拾房间让她住下,可小性子的她又不愿意回乐天家,要回父母家住。

张薇走后,米黎再也无法入眠,她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机会,是时候向乐天说清楚一切,也许能把他重新拉回自己身边。

她早已在张薇那里获知乐天的号码,拨通之后,她故作轻松地说:我是张薇的同事,她在我这里,你过来接吧!乐天没有任何怀疑就说好。

乐天过来后,米黎故作抱歉地说:张薇刚刚离开,说她去父母那里住。乐天客套一番就准备离开,米黎却叫住了他。

她故意以张薇好友的语气很委婉地向他表达对两人矛盾的劝慰,乐天便坐下来,跟她聊了起来。

乐天说:其实我跟薇薇的相识是由性开始的,我并不排斥女人在这方面主动,只是过后她开始变得有些做作,让我感觉我们的感情也变得虚假起来,一点意思都没有了!

米黎说:你觉得怎么样才不算虚假呢?

她顿了顿,终于鼓起勇气说:不说话,不接吻,不开灯,不能使用暴力。这样有意思吗?

她看到乐天把视线转移到她的脸上,然后看着她的眼睛,足足有一分钟,乐天站起来,她也走了过去,轻轻抱住了他的腰,他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眼神也迷离起来,他喃喃地说:原来那天夜晚那个人是你……怪不得,怪不得……

米黎伸手去解他的皮带,并快速褪掉自己裙子下面的底裤,她听到他喉咙里发出吞咽的声音,而后两人在沙发上忘情地交融在一起。

仅仅是片刻的虚无,一切很快结束,乐天低着头一边穿衣服,一边跟她说:对不起!

临走的时候,他叹着气说:虽然张薇并不是一个理想的床伴,但是她怀孕了,以前是我误会她了,我得对她负责,今天和那天的事情,希望你保密,以后我们就当不认识吧!

乐天走后,米黎一个人呆坐在那里,她忽然有些后悔,这件事情一开始就是个错误,就算是当初告诉他真实姓名,他也不过能做个理想的床伴,而不是婚姻伴侣。没有男人愿意娶一个以一夜情开始的女人,就算是结婚了,也会在互相的不信任中争吵和猜忌,那样更没有意义。

如果不让乐天知道真相,也许他会跟张薇分手,抑或继续争吵磕碰着走进婚姻,但那都不重要,至少还能留下那场一夜情的幻想和怀念,两人之间也不会如此难堪!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