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从待价而沽到少人问津证券分析师进入过剩时代

发布时间:2021-01-08 03:42:38 阅读: 来源:焊管厂家

“一个完整的明星分析师团队,竟然找不到下家。”猎头公司对本报记者的一声感叹,揭开了曾经风光无限的证券研究行业的痛楚。一则原本可以引发巨大反响的挖角新闻,如今却无声无息地胎死腹中。

薪酬锐减、跳槽无门、裁员声紧……在A股走熊的背景下,从待价而沽到少人问津,褪去光环的明星分析师是证券研究行业的一个缩影。汇聚了整个证券市场最密集的智力资源的领域,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尴尬。

有业内人士曾算过一笔账,证券公司研究所出具的研究报告,一年有10万份以上。每天读10份以上研究报告,读完一年出的研究报告大概要花二三十年的时间。“卖方研究是中国最贵的研究,以卖方分析师有1000至2000人计算,卖方研究年均投入高达10至20亿元。”

不经意间,“研究过剩”时代已经匆匆而至,转型正拉开序幕。

⊙记者 吴觅 刘伟○编辑 叶苗

尴尬的身价

一个明星分析师团队主动找上门,希望能集体跳槽至更好的下家,但无人接手

猎头公司的老李刚接手了一个“大活”:一家北京券商的明星分析师团队主动找上门,希望能集体跳槽至更好的下家。

知情人士透露,如果说出这家研究团队的名字,不说“如雷贯耳”,那也一定是“炙手可热”。“若是跳槽成功,必定是业内的一则大新闻。”对于金融猎头们来说,能揽到这么一笔大生意,绝对是令同行羡慕不已的。

但是这回,老李傻了眼。他按照明星分析师的“目标身价”寻觅下家,却发现无人接手。

“以前是我们主动去挖明星分析师,而且能挖到一个就不错了,更不敢想一个团队,但现在是一个完整的团队,而且排名靠前,却难以找到下家。眼看这笔大买卖就要泡汤了,我真心焦啊。”老李说。

“皇帝女儿不愁嫁”的明星分析师,今年却是遭遇“恨嫁”,这一现象并不是特例。一场寒流已经向整个行业袭来。

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这一头衔原本是高薪的保障,如今却在快速贬值。

“钱,根本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多。”一位2011年度获得了新财富行业最佳分析师的券商研究员感叹到,本来以为评上最佳分析师,薪水会上一个比较大的台阶,可实际情况是,经过漫长的等待,最后公司也仅发了一个令他失望的数目。

“以前没有拿到最佳分析师的时候,我可是憋足了劲儿,一心想拿到名次。”这位年轻的分析师表示,在行情好的时候,一年的奖金便可以“在北京买房买车”。获得名次后,作为卖方的公司会比较重视,以较高薪水挽留,另一方面其他机构也会以高薪来挖角。而如今,自己如愿获得名次,可不论是现在东家,还是未来东家,都已经没有了原来的那股热乎劲儿。

大约三年前,明星分析师们的行情到达“鼎盛”。“当时我们研究所给出的条件是,只要新财富入围,就给一次性奖励,数目一般在30到60万。”一位明星分析师表示,对于获得第一名的新财富最佳分析师,公司更是动辄几百万元起价。而即使到了2010年,行情也依然火热。当时曾有一家南方券商研究所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一位刚毕业参加工作两年的行业分析师,基本上连行业规律都没摸清,就被另一家研究所以高薪挖走了。

变化出现在2011年,随着股市行情日渐走弱,券商研发部门的薪水也每况愈下。前述分析师表示,“如今已经获得最佳分析师半年多了,公司仅象征性地表示了一下,几百万元奖金,那是想都别想。”

“想跳槽,那也是比较困难。”他表示,如今虽然获得最佳分析师荣誉,但想要找到一个比较合适的下家也比较困难,因为较大的券商研究所有数目不少的最佳分析师,等着跳,却没有合适的地方。他感叹,“因此当期只能继续努力保持自己的位置,争取熬过冬天,找到更好的下家。”

严峻的处境

薪酬一降再降,上海一家一线大型券商研发部门最近整体降薪20%,另一家大型券商研究所则降30%

身价下挫,对顶尖分析师来说,感觉强烈。对广大的普通分析师来说,处境更加困难。薪酬锐减、跳槽无门、裁员声紧……各家券商一旦出现相关传闻,都会让分析师们心中一紧。只有经过冬天的人,才知道冬天有多冷。正在过冬的证券行业,也让分析师们倍感压力。

据了解,相比于明星分析师,普通分析师本来薪水就较低,普遍在20万元左右,但在市场弱势的情况下,薪酬还被一降再降。据悉,上海的一家一线大型券商研发部门最近整体降薪20%,另一家内地的大型券商研究所则降薪30%。

缩减会务成本也成了过冬的方法之一。今年安信证券的半年度策略会不管饭,一时成为业界关注热点。参会者感叹到,“如今连参加半年策略会嘉宾的饭都不管,可见成本控制严到什么程度。”

而中信证券(600030)研究所裁员的传闻更是沸沸扬扬。经中信研究所人员向本报记者证实,中信证券每个研究小组内采取末位淘汰的方式,裁撤掉一些人员。据业内人士透露,过去多数券商一个行业有几个分析师跟踪,而如今一个行业仅有一个分析师。

从更大的角度来看,A股虽已持续走熊两年,但复苏的迹象依然难寻,甚至有多位大佬惊呼“寒冬初至”,这在相当程度上超出很多券商的预期,各家券商放慢了扩张的脚步,这可能是分析师们褪去光环的本质原因。

事实上,券商当前面临的经营压力,可能比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还要大。“如果我们不是把犄角旮旯的利润都释放出来,我们也面临亏损。”一位资深从业人员表示,券商今年上半年的实际亏损面可能更大。

研究业务对于券商无疑是一项昂贵的支出,仍在持续的熊市,让券商首先考虑的就是收缩研究业务战线。

自2005年国信证券首开先河,以当时的天价30至50万元高薪招聘分析师后,这个行业的薪酬经过2006至2007年大牛市推波助澜后,更是扶摇直上。2007年,安信证券给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开出了3年1000万的薪酬轰动业界。此后深圳某券商曾给明星分析师兼研究所所长开出过400万的年薪,刷新了纪录。水涨船高,新财富上榜的首席分析师年薪普遍为300万元以上。2011年,甚至北京某券商传出500万元挖人的消息。

高额的薪酬加上庞大的队伍使券商研究成为最昂贵的业务。“卖方研究是中国最贵的研究,以卖方分析师有1000-2000人计算,卖方研究年均投入高达10至20亿元。”中信证券执行委员会委员、董事总经理徐刚曾这样评论。

一句话:股市的冬天,载不起昂贵的研究所。

过剩的产能

证券公司研究所一年出具的研究报告有10万份以上,若每天读10份以上,就需要花三十年时间

相比于暂时的市场困难,真正的挑战可能来源于产能的严重过剩。

有业内人士曾算过一笔账,证券公司研究所出具的研究报告,一年有10万份以上。有人开玩笑,每天读10份以上,读完一年研究出的报告大概要花三十年时间。

以卖方业务为主的券商现在有50多家,几乎每家都拥有庞大的研究队伍。其中申万研究所拥有330余人,中信证券和华泰证券(601688)超过200多人、招商证券(600999)、海通证券(600837)、兴业证券(601377)和国金证券(600109)等公司研究所的人员规模也超过一百人。

“目前一家上规模的公募基金,服务的卖方研究所十几个甚至更多。”有分析师讲述自己在深圳相关机构进行路演服务时所遇到的激烈竞争,“虽然我已经是行业比较资深的分析师,但仍是前有强敌后有追兵。”

一位北京券商分析师表示,“经常的情况是,我去对方机构路演,投资经理就派个实习生来听听了事。有好几次,我来路演,都是一两个人的听众,但我还是坚持路演完毕。”

而基金等机构则对络绎不绝的卖方分析师路演也颇多不满。“很多现在的卖方研究员根本都没有经历过完整的牛熊市,整天写报告推荐这个行业,推荐买入那个股票,你们究竟知不知道什么是熊市?什么是控制仓位?什么是合理估值?”一家买方机构负责人不满地表示。

2011年初,一家券商研究所曾高调挖角明星分析师,研究所所长也自信满满地表示:“研究是最容易快速出成绩的券商业务,只要我们肯砸钱,挖来几个明星分析师,马上可以拉出一支研究队伍,研究品牌在1至2年便可以风生水起。”但而时至今日,该研究所已悄然退出卖方研究业务。

尽管如此,“新人”们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过剩的格局,他们依然在奋不顾身地加入这个行业。由于行业薪酬竞争力看起来比较强,一些相关企业的资深行业人士纷纷加入卖方分析师行列,而研究所和买方也比较喜欢这样有行业经验的人士。此外,新进来的名校毕业生,也不会太弱。“我刚听说现在有券商都在招收国外沃顿商学院毕业生或者美国门萨会员这样的"海龟"。”上述分析师感叹到。

而就在大券商研究部门遇到尴尬之时,中小券商才开始发力入场。今年,珠三角券商中就有两家小券商准备从无到有,建立自己的研究所。其中一家券商表示,争取建立一个中等规模以上的研究所,人数在60人以上。这些新进机构的参与,无疑会让券商研发行业的竞争更加激烈。

对于这个产能过剩的行业来说,新一届的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又将到来。“去年我为了拉票,在深圳专门呆了半个月。”一位长期驻扎在北京的券商分析师表示,虽然不知道到底拉票起不起作用,但起码求个心理安慰。今年也会再次去各个城市拜票。事实上,最终起作用的还是平时报告和服务的质量。

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直言:“熊市来临,时方初冬,证券研究行业产能过剩,此时考虑由实业转行研,需要勇气和魄力,宜三思慎断。”

重庆治疗过敏费用需要多少

南京做疤痕费用是多少

久治不愈的盆腔炎

上海哪家治妇科病的医院专业

南京皮肤病医院_灰指甲有哪些并发症呢?

上海治妇科病的医院有哪几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