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泰大米换高铁未终止【莎普爱思】

发布时间:2019-08-09 00:37:06 阅读: 来源:焊管厂家

中泰“大米换高铁”未终止

泰国政局的动荡,让曾经板上钉钉的“高铁换大米计划”再次受到国人瞩目,这一计划是否还可能继续?

有消息称,位于黑龙江的国有农业集团北大荒农垦集团总公司(以下简称“北大荒”)已经取消了采购泰国大米的计划,对此,北大荒高层人士予以否认。种种迹象表明,中方并没有退出这项计划,一切都在等泰国政局稳定下来以后再继续商谈。

5月12日,中国铁路总公司副总经理卢春房在京会见泰国交通部官员,会谈内容亦涉及中泰高铁工程。

北大荒称取消计划的报道不实

泰国宪法法院已经于5月7日终止了英拉和其他9名内阁成员的职务。宪法法院称,看守总理英拉2011年将时任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长他汶调离的行为属滥用职权、违反宪法,即日解除看守总理职务。此外泰国反贪污委员会8日决定对前看守政府总理英拉提起诉讼,理由是她在大米收购项目中存在渎职行为。

在国内,有消息称两家承担采购泰国大米的国有企业之一--北大荒已经发布公告取消了这笔交易。对此,北大荒方面予以否认。

“我们没有发布公告宣称取消采购,此前的媒体报道属不实报道。”北大荒总经理董佳昕回复《中国经营报》记者,他表示,从北大荒方面,这一计划还在实施,但是已经不属上市公司的业务。

根据北大荒下属上市公司北大荒农业股份有限公司(600598.SH)今年4月1日的公告,该公司已经完成将下属北大荒米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大荒米业”)98.55%股份卖给北大荒的交易,作价6161.37万元,因此,有关北大荒米业的业务不再属于上市公司范畴。

根据北大荒农业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的财报显示,北大荒米业是该股份公司的亏损大户。2013年北大荒米业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0.6亿元,亏损4.22亿元。资料显示,从2011年~2013年,北大荒米业累计亏损高达11.56亿元。

北大荒农业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年报显示,2012年到2013年,公司两年亏损,其中2013年实现营业收入93.9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78亿元。不过今年第一季度该公司已实现扭亏。季报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8.8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22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1.8亿元。

董佳昕表示,和泰国有关的协议,进口大米就是由北大荒米业公司下属公司来运作。记者随即联系了北大荒米业副总经理孟凡友,他表示,米业公司剥离上市公司对该计划没有影响,按照原计划,北大荒米业下属进出口公司将向泰国采购120万吨大米,但是现在这一计划如何执行,还要看泰国方面的态度。

他表示,媒体可以联络中国驻泰国大使馆了解事情进展。

此后,记者也试图联络另外一家参与该计划收购泰国大米的企业中粮集团,以了解进展。不过,该集团新闻发言人殷建豪的手机一直处于忙音状态。该集团公关部一位姓于的工作人员表示,将和殷建豪联系给予回复。不过,截至发稿,尚未等到这家公司的回复。

泰国已经取消2.2万亿铢拨款

泰国宪法法院3月12日宣布,已获国会通过的一项2.2万亿泰铢(约合678亿美元)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违宪,这意味着中泰协议的高铁项目将随之暂停。

中泰之间的高铁合作项目源于2012年英拉到中国来访,面对泰国国内的经济困境,英拉意欲寻求中国方面的合作和帮助。

2012年来华访问期间,英拉乘坐京津高铁来往于北京和天津,称赞中国高铁舒适、快捷,她曾表达过引进中国高铁技术的想法。此后,2013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出访泰国期间,中泰双方签署的谅解备忘录中明确透露,中国将用高铁换取泰国的大米和橡胶。

在一份名为《中泰关系发展远景规划》的文件中对“高铁换大米”的具体表述为:中方有意参与廊开至帕栖高速铁路系统项目建设,以泰国农产品抵偿部分项目费用。

而在英拉上台后,泰国明确了将在2022年前完成4条高速铁路建设的计划,将首都曼谷与北部彭世洛府、东北部呵叻府、西部华欣和东部芭堤雅连接起来,总长度1800公里左右。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周方冶表示,泰国虽然经济发展很快,但是国内铁路建设却很落后,与中国差别很大。

“泰国国内已经几十年没有修铁路了,而且大多数铁路都是单轨,对于泰国的国情来说,最重要的并不是高铁,而是修双轨的复式铁路。”周方冶解释,“实际上,有关修双轨铁路的问题,泰国也正和中国展开商谈。”

但是,目前国际上的发展情况是,高铁是新铁路的标志,因此,泰国的铁路计划也不由得转向高铁。“未来泰国铁路要想盈利,主要要看高铁,但是对于其盈利能力,国内也存在着一些争议。”周方冶说。

目前,根据泰国宪法法院的裁定,有关中泰之间合作修建高铁的计划已经终止了。没有政府准许的拨款,这条高铁根本不可能建设。因此周方冶认为,最终中泰协议的高铁如何建设,还要看大选后的泰国政府如何决定。

为此,记者也曾试图联系泰国驻华大使馆商务处公使和泰国驻华大使,但是得到的回复是,目前泰国政府危机并没有解决,事情敏感,不便回答。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