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张氏诡谈之炼尸取油

发布时间:2020-04-21 17:37:38 阅读: 来源:焊管厂家

上一篇:《张氏诡谈之他在和谁说话》

桌子上一个两面印着淡蓝色“鲜”字看起来厚重结实的陶瓷碗里乘着一碗分量十足的面条,那手工拉出来的细长面条没有一个短截,吃上一口,憋得满满一嘴再大口大口的嚼着,那个劲道就像是在吃牛筋面一样。

拨开洒在上面不多的翠绿色香菜和蒜苗,吹过热腾腾的白气,缓缓地喝上一口酱红色的汤汁,那怎是一个鲜字了得,每一个食客吃过后的碗,无一不是将里面的一圈一圈的油花喝掉,它就是有一种让人上瘾的感觉,这就是老张拉面独有的特色。

没有添加罂粟子,但却无比诱人的秘密是一直以来同行业竞争者都想知道的秘密!

我从小就不喜欢学习,在校老是打架,惹是生非,无奈被开除的我没有去处,一天呆在家里老是挨父母的骂,向来脾气就大的我赌气说道:“不读书一样可以赚钱,而且比读书的好!我要让他们给我打工”。

就这样我带着一个包裹,一个人来到了这座陌生的城市,开始了我的从业之旅!

几经周折我终于找到了我的第一份工作,做一个卧底!

给我这个任务的人是一个挺着大肚子的饭店老板,他坐在柜台上,熟练的搓着手上的钱一边数着一边和我说话:“小伙子,来我这里找工作啊”

我还真是担心他和我说话会不会影响到他,看着一打红花花的钞票,我似乎都闻见了钱的香气,我笑着回答:“恩,我看你们在招服务员”

“哦,是的”那大肚子头抬也没有抬,继续手里的活说道:“以前干过没有,家住在哪里?”

看着他那心不在焉的样子,我也没好气的说:“没干过!”

也许是听见我的语气有些硬,他手上数钱的动作停了下来,瞪着眼睛抬起头看着我:“小伙子,火气很大?”

“没有,大哥!你就说要还是不要”我开始提起放在地上的包裹说道:“我是以后做大事的人,这里干不了,还有其他的地方,我只是学经验来的。”

“哎呀!小子!”他的眼神变得有些吃惊,也许是第一次遇见我这样应聘的吧,就连在场的服务员也瞪着眼睛愣愣的看着我,“滚!”一声铿锵有力的斥责被爆发出来,那大肚子将手上的钱往桌子上一扔,就喋喋不休的骂我。

我看这人也不行,提上包裹开了门,我一边走一边想,怎么没有一个让我大显身手的工作吗?我看餐饮业不适合我,可怜了我的好厨艺啊,就在还没有走多远,我听到后面有人叫我:“喂!小伙子你回来!”鬼姐姐www.guijj.com

我转过一看是那个有点让人讨厌的大肚子!

我掂了几下包裹,心想要不就过去看看他有什么要说的。

走进我才看见这大肚子长得也确实让我有点讨厌,小小的八字胡,加上咪咪小眼,一看就是奸商,肯定坑过不少的食客。

他的态度和之前截然不同,笑着的脸上使我几乎都看不见他的眼睛,“喂,小伙子,你说你是干大事的吧?”他以试探性的口吻问我:“你是外地来的吧”

大城市的人真的和老师说的一样,我用鄙夷的眼神看着他说:“恩”

只见他笑得更欢快了,索性一把手将我拉住,把我拽到了他的办公室,说是办公室其实也不算是,就是一个简单的库房。

他也没有坐着,一进门就将门小心的关掉,还看了看有没有人偷听,在确定好没有人偷听后,他搓着双手,有点尴尬的笑着说:“你不要多疑,我只是不想让别人知道”

“啥事快说,搞得这么神秘”我环视着周围杂七杂八的物品,说道:“不会是让我做一个库管吧?”

“不会”他递给我一个烟说道:“我想让你做一个卧底!工资的事很好说,你在那边赚一份钱,我给你那里的两份工资,你觉得怎么样?”

妈呀!还有这样的事,我想做卧底可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搞不好小命就没有了,就在我迟疑的时候,他又说:“你放心只是叫你在一个饭店了偷学手艺,不是电视里演的那样”

“哦”我心里的疑惑被他一句解惑,我想了想就爽快的答应了,大家都是年轻人嘛!

果然,我很顺利的就进入了这家张氏拉面店。大店就是大店,一进门就会让人有一种如登高雅之堂的感觉,你会想不到一家拉面店,外观会有星级酒店的风格,但里面的桌子什么的使用的是梨木,一种古代电视剧里客栈的架势!

我穿着一身店小二的行头,游走在每一个包厢,因为来的时候我被分在了包厢区,负责给包厢的客人上面。

想想也快,我来到这里也有十几天了,该熟悉的也熟悉的差不多了,可是我也和大肚子一样想不通的就是同样的一碗面,这张家的这么就这么好吃?

现在我不仅仅每天都要给大肚子汇报一天的工作,而且为了我自己的好奇心,我也要一探究竟,要是叫我偷学到配方,到时候回到老家自己开一家也会很火的,在老爸老妈面前也会很有面子,让学校的那些老师都好好看看,老子离开学校一样可以很牛。

“喂,你在那里偷笑什么,还不快去干活!”一声充满磁性的声音冲破了我的幻想,我轻微一颤,慌张的说道:“奥,知道了”

说话的是我们这里的经理,一个上了年纪的糟老头,那一大把白白的胡须看着就让人恶心,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心里暗骂:“老家伙!”

我知道,张家拉面馆里有一间屋子的门是用铁皮做的门挡住的,上面有一个大大的锁,那开锁的钥匙就在这老家伙手里,我想,所有的屋子我都去过,包括厨房和库房,唯一没有去过的就是这里了,秘密一定在这儿。

也许是老天照顾我,就在今天,大肚子在崔问我之后,我意外的发现,在更衣室里,我看见老头子那挂着钥匙的裤子放在凳子上,我假装提着自己的裤子,回头四下张望着。

更衣室里就只有我和小陈两个人在换衣服,并没有看见老头子,我速速的过去,将钥匙解下,一溜烟的跑出更衣室。

“你怎么这么着急啊”小刘看着我匆匆离去的背影,我也没有来得及回答,出来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哈哈,终于到手了”我到一个人少的地方,掏出手机,突然我灵机一转,想着:为啥一定先给大肚子打电话啊,要不,我先看看到底是什么好东西,对大肚子交代的事以后再说。

装上手机,我看现在也正是食客吃饭的时候,等到了晚上人少,我就一探究竟!

丢了钥匙的老头子脸色显然有些难看,虽然他没有说出来,但是他刻意压制的表情大家一看都可以看出来。

我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就一直在忙我的,正如计划的一样,收拾完打扫卫生后,我见人也走的差不多了,换了衣服带着钥匙鬼鬼祟祟的来到了秘密的铁门前。

我一个一个试着从老头子那里偷来的钥匙,哔!开了!

我紧张的心一下子有了着落,但又紧张起来,里面等着我的会是什么?

那门整个都是铁做的,推起来却很轻,很明显门的荷叶只有经常活动,或者抹过油才会这样,一进去一股浓浓的恶臭边扑鼻而来。

这股浓浓的刺鼻臭味使我有点恶心,我捂着鼻子,我睁大眼睛看着周围,里面很黑,给我一种空旷的感觉,我怕一脚踩不到实处,小心翼翼的向前探着脚,绕过几个弯后,我看见前面有光!

我的心跳加快到一百八十迈!走路明显的放慢了,生怕发出一点声音。

“啪!”突然!

我被一个力气很大的男人一把拽住了,顶在墙上,黑暗中我判断不出他的身份,那沉重的喘息吹在我的脸上,这股味道好像是在哪里闻见过,我想了好久,忽然想起这正是张家拉面独有的味道!

“你来这里干嘛?”对方一说话。那磁性的声音传递到我的耳朵,我惊恐的睁大眼睛弱弱的说:“经理?!”

对方似乎也吃了一惊,他贴过脸仔细看着我说:“你?”

同时我也看清了他大胡须!他正是我们的经理,那个糟老头!

他掐在我衣领上的手并没有松,反而掐的更紧了,他向我来的方向看了看说:“你一个?”

我猜到这里一定有秘密,便说谎道:“还有...”

“什么!在哪!”他紧张起来,平时看不出来,这老家伙的力气怎么会这么大,我有一些呼吸困难,艰难的说:“你...先松...开”

我可以感觉到我的脸都有些红的发烫,他看我似乎不是他的对手,便松开了手,我见此机会使尽自己最大的力气,朝着他的裤裆就是一脚。

“哎呀!”糟老头撕心裂肺的叫了起来,他跪在地上,手捂着裆,我见这是一个好机会,撒腿就跑,本来就黑,我跑到了一个门前,一推就遛了进去。

“咳咳”

这屋子里看来有人,我喘着气抬头一看,那一幕是我怎么想也没有想到的,一个男人正坐在座子前,两个手数着钱,他脸朝着我看,他笑得很灿烂,两个眼睛很小,几乎都沾到了一起,他正是我的老板,那个大肚子!

我张大嘴说:“你...”

“小伙子,你终于来了啊!等你都这会了,你也是怎么都不打电话说一声,我好接你啊”他放下手里的钱,向我靠近,我疑惑的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哦,我在等你来啊”他笑得是那么的猥琐,仿佛此刻我就是他的猎物一样,我紧张的向后退着,说:“你不是要我打探什么秘方吗?你到底是何居心?”

“哦,其实我就是张家拉面的老板,小伙子,你自己不是也想知道我的秘方吗?”他似乎可以看穿我的心思一样淡淡的说:“就在那个窗户口,你看了就知道了”

我顺着方向看去,那确实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铝合金窗口,我思来想去觉得还是看看比较好,便抬腿去看。

“你要知道,看后可是会有代价的哦”他依旧笑着。

我现在早已不在意,那窗口有点高,我踮着脚,隔着干净的玻璃窗,我可以清晰的看见里面的房间有一个大大的铁锅,下面烧着激烈的火,在外圈充满黑垢的大锅里,炼着好像是尸体,我还不确定是什么。

这时一个我没有见过的大汉从另一个门里进去,推着一个小车,里面装的居然是人的尸体!

他很轻松的将那个尸体就扔在了大锅里,然后取出一个大勺子舀着里面的油!

我赶紧收起脚落在地上,脑海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炼尸取油!

“你看见了?知道了吧,我家的拉面之所以好吃不在于有些饭店,要加罂粟子,我们用的是尸油!”他此时做着一个萌萌的表情,说:“用尸油做出来的,会有一种人体独特的味道,一直以来都是人类吃牛啊,猪啊,羊啊什么的,他们的油已经吃的不爱吃了,所以再吃人的时候,哈哈”

“呕”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翻江倒海的胃了,因为就在今天我还忍不住吃了一碗。

“哈哈,好了,小伙子”他还没有说完,门哐的一声就被糟老头冲开了,他刚想说话突然看见我也在场,顿时火冒三丈,快步向我冲来,我刚想向后躲,可是我的后背感觉有点热,好像有东西流了出来,我随手一摸,血!

那大肚子手里不知什么时候拿着一把刀,已经插在了我的背上,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倒在了地上。

血模糊了我的双眼,我的意识渐渐消失,有种想要睡觉的感觉,但我的耳边还是听见那大肚子对糟老头说:“这小子好不容易骗过来的,抓紧洗洗,大后天做饭要用的油好像有点不够!”

“他不是有同伙吗?抓过来一起炼油吧”老头子问。

“就他一个,是我骗过来的外地人,对了,我还要去再弄几个过来,到时候打电话了我就给你说...”

下篇:《张氏诡谈之小妹妹我来陪你好吗?》

北京离婚咨询

易轶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

北京离婚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