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被寄生的鬼房子[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48:01 阅读: 来源:焊管厂家

“张南,快看,里面有两口棺材。”

“我又没瞎,这就摆在大厅里。”

“我怕你不认识棺材嘛。”

“你才不认识棺材。”

太阳快西落了,房子的主人还没回来,应该还在地里忙活。这两个镇上的初中生正在从门缝往里窥探。两副棺材就放在客厅的两个角落,一副有金色镶边,上面还有很多看不懂的花纹和图案,而另外一副棺材就很简单,就是普通的棺材,通体漆黑,没有任何花纹。

这里是附近所有小孩心里的鬼屋,镇上经常有些人失踪,这是一个奇怪现象,镇上的布告栏的寻人启事都贴不下了。小孩们自然就怀疑到山顶上唯一的一栋烂瓦房,修在这里不是鬼屋是什么?这里面还住着个老太太,他们想那老太太肯定就是鬼,白天在地里忙活,晚上就出来吃人。

“小孩,你们在我门口干什么?” 沙哑干瘪的声音透着阴森,是住这里的老太婆。

张南和小龙受到惊吓,转过身来贴着门,一言不发,像是被追到角落的小偷。

“喔,是你们啊?叫你们不要从那里爬上来,我的老头子就是从那里摔下去死了的。”老太婆指着张南和小龙刚上来的地方。那条路根本不算是路,只能抓着树枝树藤爬上来,爬着又好玩,还离张南家很近。

“你们走吧。”见两个小孩还是不做声,老太婆自顾自的开门进房了。

两人拔腿就跑,还是原路返回。走时张南看到老太婆拍了拍金边棺材,就像在和里面的东西交流似的,而那棺材好像动了一下。也没敢多看,被小龙催着走了。兴许只是幻觉吧!三五两下就爬了下去,经常都在这里爬还是很熟练的了。

初三二班,课间休息正安安静静的坐到了一堆,小龙正绘声绘色的描绘发现鬼屋棺材的经过,猜测里面会是僵尸或是吸血鬼。还有他们是怎么成功逃脱老太婆的魔掌的。

“切,不就是在门缝里看到俩棺材么?有什么好神气的?我家都有棺材,我奶奶给自己准备的。”小泉尖声尖气的提出质疑。小泉家是杀猪的,胆子很大,身材微胖,看着很平常,声音却很尖。

“对啊,对啊。”班上其他人也在附和。

“你们不信?那棺材里肯定有东西。不可能是空的。”小龙正极力挽回面子。

“你怎么知道?你打开看过吗?没胆子吧?”小泉一脸不屑。

“怎么不敢,上次是时间太晚了。是吧张南?”

“嗯,时间不够。”张南还是心不在焉,还在想着昨天的棺材。

“有胆子就今天又去,我们晚上去,这次打开棺材?怎么样?敢不敢?”小泉咄咄逼人。

“你也要去?去就去,到时候别尿裤子。我和张南才不怕你!”

张南也随声附和着,今天的探险也就定了下来,反正明天就是星期六了,晚上没睡的明天再补回来。

三、二、一,凌晨了,张南掀开被子,蹑手蹑脚的走出自己的房间。经过父母的房间时听到里面爸爸打雷似的鼾声,一下就放心了。摸出了大门,这是张南第一次偷跑出来,心里莫名的激动着。

山下的黄角树下已经有两个人了,一胖一瘦,一高一矮,一前一后,大老远看着就像长了四只手,身体像葫芦的怪物。张南不禁觉得好笑。

“你搞这么慢啊?这时候才到。”树下的怪物说话了。

“说了凌晨十二点啊?”

“说的是十二点到这里不是十二点从家里出发。”

“好啦,事儿妈!快上去了,弄完我还回去睡觉呐。”张南不耐烦了。

虽然是午夜,月光还是把这里照出了个大概。只是那惨白的月色,透得这里充满阴森的气息。

小龙最先上,张南殿后,张南一路上没多想什么,就生怕小泉的肥屁股突然漏气。快要到顶了,小龙突然停了下来,张南差点顶到小泉的肥腚。敏捷的绕过小泉,来到小龙旁边。

原来是那老太婆正在出门,她带着个麻布口袋,往房子后面去了,这三更半夜的出门,果然有问题。这下倒好,不用担心吵醒她了。

>>

门没锁,大厅的两个棺材还是放在那里,小泉和小龙直接就走向金边棺材,挽起袖子一副大干一场的样子。

“别急,我们先开另外一口棺材吧!那口要小一点,容易开。”张南有自己的顾虑。

前面两人也转向换了目标,反正都要打开的。一靠近棺材就闻到一股特别的恶臭。

“咦,那老太婆在里面大便吗?好臭,或者里面有死狗。”小泉捏着鼻子,满脸嫌弃。

“你不敢了吧?我就说里面有东西,来啊,打开啊?”小龙很是得意,小泉也没搭理他。

一二三,一起发力,棺材被推开一个不大的口子。就像摔烂了臭鸡蛋,整个屋子都充满了恶臭,小龙赶忙摸出小手电往里照。这不照不要紧,这一下把三个人吓得翻倒在地,连滚带爬的就逃走了。

他们看到的竟然是一个老头脑袋,一条粗状触手似的东西钻进他的嘴巴。还有条触手缠着他的脑袋,几乎缠得变形,触手似乎还在扭动。那老头的眼球突出,一双眼几乎就是浑浊透光的塑料球。

张南被他妈发现送入医院的时候,正浑身抽搐,体温高得惊人。医生说是受到剧烈惊吓,小龙和小泉正在隔壁病房,症状大同小异。在父母的询问下,三人坦白了当天的经历。

警察带走了老头的尸体,并没有发现有什么触手。那是老太婆的瘫痪了的老伴,死了已经有一两个星期了。老太婆被接去接受调查,当天也就被放回去了,尸体被妥善安置,整个事情也就算完了。

张南从医院回来之后就每天做噩梦,都是关于触手和老头的。学校暂时是不让去了,和小龙小泉也是在派出所见了两次,看来还是没怎么缓解。家里晚上把大门和张南的房间都上了锁,白天才给张南打开。免得他又一个人溜出去。

又是一个痛苦的夜晚,张南被关进房间,他不想睡觉,睡觉也只是做噩梦。他就盯着天花板,努力不让自己睡过去。模糊中,他感觉自己推开了房间的门,推开了家里的大门。路过老黄角树,登上了山,走进了老太婆的房子。

猛然清醒过来,自己真的站在金边棺材旁边,棺材盖子不见了,那黑色小棺材也不在了。小龙和小泉也在这里,他们背对着张南,跪在地上,身体颤抖,好像在尽力吞咽着什么东西。

“小龙,小泉。”张南试着叫他们两个。

他们转过头来,嘴里插着的是之前见过的触手,触手是从金边棺材里伸出来的。他们往张南爬过来,仿佛是要求救,却被嘴里的触手拉了回去。张南被吓得往后退,正想逃走,却被人拦住了。

是那个老太婆,她提着张南的领口,她力气奇大,完全不像一个身体佝偻的老太婆。一下就把他按到了金边棺材边上。

“都来了还想走?你看看你们做的好事。”那老太婆发出的声音有些不一样了,这次听起来像一个中年妇女。

张南往棺材里一看,里面躺着一具赤裸的男尸,张南不确定那是尸体,也不确定那是人,他的躯干很正常,安静的躺着,完全是尸体,但是他的四肢都不是手脚,全被触手所取代,两个触手伸出去在小龙小泉嘴里,另外两条盘踞在棺材里,绕在尸体四周,不停蠕动着。脸上看着应该只有十一二岁的样子,他的头好像被磕破了,正从那里开始扩张腐烂。

“都怪你们,警察来了,我把我的小宝贝藏起来的时候,弄破了他的脸,现在得由你来赔。”

“呜呜呜……”小龙和小泉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突然触手把他们高举起来,他们的身体开始快速的萎缩,直到他们的身体和四肢变得像干枯的树枝。

“不要啊。”张南在惊呼着,他并不指望有人在救他,这里太偏僻。

“别怕,我的小宝贝会让你永葆青春的,就像我一样。哈哈哈哈……”老太婆用尖锐的声音惊悚的笑着。

两个触手甩掉了两具干枯的骨架,往张南过来了。他没有把伸触手进张南嘴里,而是把他击昏了,老太婆也应声倒下。

鸡叫了,阳光照进了这间破败的房子,地上的老太婆爬了起来,扯掉头上灰白的假发露出黑色的长发,摇晃着身子,看着地上长着触手的张南诡笑了起来。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