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江南的天不见了柳絮的脸[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38:20 阅读: 来源:焊管厂家

1.

我不知道这种感觉,或者,这不是喜欢。是比喜欢多一点点,比爱少一大截却关乎血液。

——周江南

周江南原本叫做唐小凯。他8岁那年,忽然成为了周柳絮的哥哥。于是,更名换姓,亦以遗忘过去,从此唤作周江南。

柳絮的母亲将他从孤儿院领回来,那时候的周江南,倔强着一张清秀又苍白的脸,漂亮得像个瓷娃娃,眼神中因为忧伤深得好似一泓深潭。

妈妈悄悄对柳絮说,哥哥的爸爸妈妈因为洪水被冲走了。今天起,你的妈妈,就是他的妈妈,好不好?

周柳絮的苹果脸蛋上露出一个笑容,声音响亮地喊着好。

那一年,是98年夏天,那场洪水惊天动地,冲垮了周小凯的幸福家园,将他带到一个新的天地里,从此,他是周江南。

而对于柳絮,这个蚊虫众多,嗡鸣难眠的夏日,周五月的到来,无疑是一抹耀眼的清凉。

周家没有男人,柳絮的爸爸在他来到周家的前三个月车祸身亡。周妈妈足够坚强,撑起了这个尚没有男人的家。而周江南决定,要快快长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保护周妈妈,以及小小的周柳絮。

9年的时光在他们身上刻下的,是两条不同的人生,周江南,俨然成了周妈妈在亲戚邻居面前昂首挺胸的资本,他成绩优秀,年年都是三好和奖学金的获得者,院子里的绿色邮箱,成了女孩们倾慕言语静默的表达。而柳絮,未如她的名字一般婉约柔弱,相反,她长成了一只刺猬。打架,抽烟,逃课,早恋,忤逆师长,行为乖张,成了周妈妈每提便头疼的问题女儿。

2.

周江南跟着周柳絮走了第3条街了,直到她停下来,两手叉在腰上,清秀好看却叛逆的脸上写满不悦,她喊着,周江南,你跟着我干嘛。

周江南并不因她口气里的不悦和不礼貌而生气,而是温和地道,第一,柳絮,你已经三天没去上课了,每天早上一出门便往南宫街跑,第二,我是你哥哥,我有权利知道你最近,都、在、忙、什、么。

周柳絮撇了撇嘴巴,她穿着一双黑色的皮鞋,上面是一只蝴蝶结,衣服的领子上也有一个蝴蝶结,白色的,头发上,别着一枚兔子头的发卡,脖子上,挂着一串塑料珠子。

怎么看,都还是个15岁的小女孩,有着浅浅的酒窝,无伤害过的黑如海藻的长发乖顺地伏在美人肩上,可偏偏要化上烟熏妆,无论怎么看,都显得有些别扭。

周江南轻轻地笑了,见柳絮忿忿地说,我才不要你管,他便耐心地纠正她,一边去牵她的手,我是你哥哥,柳絮,乖,跟我回家。

周柳絮却将手猛地一甩,嘴唇倔强地翘起,声音尖利,我才不要。

周江南便扑哧地笑了,你看,柳絮,你完全就像个小孩子。

周柳絮慌了,她忙问,我哪里像小孩子了?她的口气里带着仿佛是被羞辱后的不情愿和纳闷。

周江南便指指她的头发:“你看你这发型。小孩子。”

又指指她的衣服和鞋子:“你看你的打扮。小孩子。”

然后又捏了捏她的脸:“你看你这表情。小孩子。”

带些宠溺的笑容,犹如这春日的阳光一样和煦,周柳絮感觉到周江南的脸亮得晃眼,她心中委屈极了,然后一脚踩在兄长的脚上,狠狠地,不遗余力的。

周江南惨叫一声,蹲下去护住脚,抬起头时,周柳絮已经进了模糊的雾霭里,不见了踪影,只有几个眼神,似有若无地飘过来,准确无疑地落在他年少的脸上。

周江南微微叹了口气。前几天上课,他知道了周柳絮的情况就是所谓的青春叛逆期。那个时期……而恰恰是周江南所没有拥有的时期。

是的,他从未与青春叛逆扯上一点关系过。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这个资本。可是,他同时也不愿意承认。

他不要自己再想下去,晚上回家,他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个丫头,劝她早日改邪归正。

然后他加快了脚步。

少年也消失在这个城市的暮霭里。

清晨,才刚刚开始,像他们的人生一样。

3.

周江南一到家,便闻到了浓郁的韭菜味道。是周柳絮最喜欢吃的。而今日是江南的17岁生日,周妈妈问起想吃什么时,周江南想也没想就是韭菜炒蛋和糖醋排骨。

15岁的周柳絮与母亲的关系日渐差了下去,这是周江南不愿也不忍看到的。

他想着,趁着自己生日这温馨的档子,让她们母女二人重修于好,再建友好的周边关系。即便不能达成此等协议,不要日日战火也好。

然而,周柳絮一回到家,周江南便骇到了,心中一寒,想来这个17岁生日定是会在这两女人的争吵里渡过了。

早晨的周柳絮还是个小姑娘的模样,清汤挂面,只在额前刘海上别一枚小小卡通发卡,而此时的周柳絮,却方法被时光的手狠狠地修造了一番,并且不是自己所期望的模样。

周柳絮的头发被烫成了卷发,并且,不是大大的波浪卷,而是方便面卷,整头发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珊瑚,并且,她的小皮鞋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是一双细头的高跟鞋。

她还挑衅地冲着周江南道,看你,还管我叫小孩不?

江南生怕周妈妈此刻出来,与这起码对她来说造型惊天动地的周柳絮打个照面,那这战事可是一触即发,任他有三头六臂也阻挡不了。

于是,他拿起挂在大衣架上的帽子就盖到柳絮那惨不忍睹的脑袋上。却被柳絮一下子摘掉,气哄哄地丢到地上,声音尖利:“凭什么要我遮遮掩掩的!我这样不好看吗,有什么不好看的!”

倔强的少女如斯尖叫,终将战情暴露,周妈妈握着锅铲出来,在目光聚焦到周柳絮脑袋上时,她就像被人点了穴似的,半晌没回过神来。

这之后,周妈妈和周柳絮红着眼睛恨意绵绵无绝期,周妈妈一口一个“小妖精,不学好。”周柳絮一口一个“老太婆,更年期。”

周妈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转头便对着旁观的心惊胆战的还要准备在关键时刻采取特别措施以防战事扩大化的周江南道,江南,你来评评理,你这个妹妹,像什么话!

战火波及周江南,他自然有些为难,柳絮正看着他,于是开口便说,柳絮,你这样子,确实不好啦……

话音还没落,却见柳絮翻出包包里的一个红色礼盒,气哄哄地就往他身上砸,因为用力过猛,碎了个精光,辨不出原形。是水晶,此刻划伤了周江南的手,血肆无忌惮地流了出来。吓得周妈妈尖叫了一声,忙去找纱布,而柳絮更是吓傻了,她跑过来,看着江南吃疼地咬了咬嘴唇,刚才还张扬跋扈的小悍妇此刻突然哭得跟泪人似的。

周江南咬住嘴唇,使劲扯个微笑给她,喏,这是你送我的生日礼物吗?是什么形状的呢?

周柳絮的哭声戛然而止,不肯再说话。

4.

手上的伤并无大碍,对柳絮的“蓄意伤害”也生气不起来。倒是她,在自己生日被周妈妈罚在屋子里面壁思过,并且被强拉去把一头细碎波浪拉回了直发。

周江南的17岁生日,过得并不是太安稳。

然第二日,发现自己的课桌里塞满了贺卡和巧克力,一行行清秀的字迹写着生日快乐,却遮掩不住含羞的少女心事。

周江南自然是见怪不怪了,他从小学起便成了众女生的宠儿,有许多女生甚至三番四次跑到自己家里,往邮箱里塞各种各样的信,曾有大胆的女生在演讲的时候突然扭转话题,大声向他告白。

不过,周江南到现在,还是清白的孑然一身。最初的时候,是会有心动的,那些年华的女孩子,是最美好的模样,亦有着最美好的剔透感情,他是如此的幸运,坐拥多少令人歆羡的仰慕。而每次,都会被周柳絮以凶悍的行径给阻挠下来。他还记得很小的时候,小区里有个年龄相仿的女孩子,总是喜欢跟着自己到处跑,每次周柳絮都要对她横眉竖眼,甚至有时候直接扑过去咬她扯她头发,或者是在周江南与她说话后赖在地上哭哭啼啼,直到周江南保证再不与其来往,才露出笑容来。周江南是委屈的,却又不愿拂她的意。他觉得,自己有时候就像是柳絮的玩偶一样,不容许有任何即便不是背叛的离开。

他正想着,忽然一个清脆温和的女声灌进耳朵。

“周江南,我知道昨天是你的生日,生日快乐呢。”

抬起眼,是许亦朵,她的脸上印两朵绯云,可见她要说这句话,是鼓足了勇气的了。

周江南笑着说谢谢。

许亦朵却看到他手上的纱布了,花容失色,捂着嘴巴说,你的手怎么了?

“没事呢,昨天不小心被碎玻璃划伤了。”他安慰她,平复她的担心。

“就是说,不会有事吗?会不会很疼呢?”少女的眼神清楚地印着心疼。

“没事,划破皮而已。”其实划得满深的,但何必小题大做呢,贪图这女生过多的担心呢。

“那就好。”她好似终究松了口气,又深呼吸一次,眼睛抬起看进他的眼睛里,“上次你帮我买英文复习资料,还未曾感激你,今天放学,我请你喝奶茶,可好?”

那一句可好,配合着眼中深深的期许,楚楚的可怜,让周江南不忍拒绝,他本就不是一个擅长拒绝的人,亦知道许亦朵这被众多男生爱慕的对象,就是日日往他的课桌里塞苹果和零食的那个女孩,他不点破,因不忍破坏这朦胧的年轻,也因,他知道自己的一句话,可能主宰她短期心情,不忍看她失望而回。

于是他说,好的。

奶茶铺离学校门口正好就是8分钟的距离,周江南与许亦朵一道走着,怎么看都是一对璧人,男才女貌,亦男貌女才。

许亦朵在旁边安静地好似一朵花,温柔得如娴静之月,颇有江南女子的风范,怎么看,都是让人忍不住喜欢的那一类。江南自然也不反感她的示好,放宽心感受这美女含羞的殷勤。

可走到第7分钟时,忽然接到柳絮的电话,她在电话里声音急切又生气:“周江南你在哪里你快回来我在家门口没有戴钥匙我的东西很重我要进去!”

“妈妈不在家吗?”江南的眉毛微拧。

“不在不在不在!”此刻的周柳絮就好似一架子弹充足的机关枪,“我要进去你快回来你快回来!”

“你略微等下吧。我马上就回来。”周江南看了眼旁边等着的许亦朵,眼神里患得患。

“不行!我要去洗手间你快回来快回来!不然你等着替我收尸吧!”语罢,将电话啪地挂掉。

又耍起小女生的脾气,周江南无奈地看着许亦朵,抱歉地说,我有点急事,下次,我请你喝奶茶,可好?

许亦朵漂亮的瞳孔被失望灌满,却拙劣地掩饰着,给江南一个贤淑的笑容,没事啦,你先去忙。

5.

然而,周江南赶死队般地回到家,准备解救这个被难以启齿的原因困住的妹妹时,才发现周妈妈正在屋里做饭,而周柳絮却没有踪影。

“妈妈,你刚回来?”

周妈妈正手忙脚乱地将一条鱼抛进锅里,回他,我下午没有班,一直都在家啊。

周江南脑袋嗡一响,那柳絮呢?

周妈妈咬牙切齿:“那死丫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呢。”

江南顿时明白,自己又被这丫头给摆了一道,她那时定也在学校附近,看到自己与许亦朵走在一起,于是,又继续她的破坏兄长美妙恋情的开始。

这时,周柳絮飞快地跑进屋里,娇俏着一张小脸,正冲他狡黠地笑,两只手做出胜利的姿势来。

他本也不觉得自己喜欢许亦朵,此刻却起了玩心,板着一张脸道,周柳絮,你这样子三番四次阻止哥哥的约会,安得是何居心。

“约会?”周柳絮的眼睛顿时瞪得跟铜铃似的,“你居然和那个小花瓶交往了?”

周江南暗自觉得她这表情可爱得紧,决心气她一气:“是啊,她有何不好。人也漂亮,又温柔可爱。”

没想到,正是这句玩笑话,给许亦朵惹来了祸端。第二日的第三堂课,许亦朵是哭着跑进教室,然后又哭着跑出去的。江南心慌,跟了出去,许亦朵哭了许久,才忿忿地说,你的妹妹,何必这样欺负人呢。

又是柳絮!

她露出半边红肿的脸来,哭得梨花带雨:“她冲我说,如果再敢与你说话,便要我不得好死。”语罢,又呜呜地哭起来了,嘤嘤地继续说着,“我如果真与你有什么,那还好说,可是,我跟你有什么了呢?”

即便有什么,又怎么可以打人呢?周江南忿忿地想,这周柳絮,这次可真是玩大了,怎么这么多年,她就不能成熟一些呢?她真以为,自己是她的玩偶,别人连碰也碰不得吗。

安慰好许亦朵,少年做了一个决定,他要找柳絮,让她跟许亦朵道歉。毕竟是自己做了始作俑者,让许亦朵平白无故受了委屈。她充其量只是喜欢自己,有何错之有呢?

江南回到家中时,柳絮正抱着一袋爆米花开心地对着电视,光着一双玲珑的脚,穿一件蓬松的粉色睡衣,长而促狭的眼睛眯在一起,就好像一只蜷缩的表情慵懒的猫。

是否真的要大着嗓门质问她呢。她还只是个孩子而已。江南站在门边犹豫了,而此时柳絮看到他回来,仰起她小猫似的脸,眼神又开始的迷离,变为狡黠。

正是这狡黠,让江南愠怒,为什么,每次都要没有条件没有道理地原谅她呢?正像周妈妈每次都说,你们不要把她惯坏了!江南,都是你纵容她宠坏她!

柳絮又道,你骗你,那个许亦朵说你们并没有在一起。不过那又如何呢,她对你有所企图,就是不该。

江南顿时气急:“柳絮,你为何还像个小孩子一样。”

柳絮站起来,鼓着脸道,我就是不许你恋爱,不许你和别的女孩子玩,你是我哥哥,是我的哥哥!

“周柳絮,你既然知道我是你的哥哥,就该明白,我不是你不能与人分享的私家布娃娃。”江南面色平静地说道。

柳絮脸上的表情凝住,一张原本漂亮张扬的脸耷拉下来,嘴唇颤抖了一下,睫毛盖下来,打下阴影盖住眼睛,终是个不成熟的少女,经不起一点点的委屈,尤其是来自对她百依百顺的周江南,她感觉自尊受挫,扯开嗓子便嚷嚷道:“我才不要你管!”

“那我就再也不管。”江南头也没回地回了屋子,决心再也不去插手她的事,不去管她对自己身边的人做出什么恶毒的行径,也不去管她变成怎样让人失望的模样,不管了,不管了,他全都不管了!

6.

周柳絮离家出走了。整整两天,不见踪影。周妈妈一边痛斥她的叛逆行径,一边却担惊受怕地几乎要报警。那几日下极大的雨,大到要将这个不安静的城市淹没。周江南执着一把伞,几乎跑遍了小城里的所有网吧,也未找到那个瘦弱又倔强的背影。

QQ上忽然亮起的头像,让周江南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他几乎颤抖地打过去一行字:“柳絮,你在哪里。”

柳絮的头像闪动:“你不是说不再管我?”后面是个挑衅的卷舌头表情。

周江南的脸僵硬了下,柳絮竟然因这句话,就跑出去,若是知道他这两日到处寻她,她岂不要得意死了?他换上彩虹QQ,却发现她已经下线了,顿时他后悔得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而这时候,突然接到了许亦朵的电话,她告诉他,在XX网吧,看到了周柳絮。

周柳絮果然在那里,15岁的小姑娘翘着二郎腿,脸是几夜未宿的疲惫,表情却是经久不息的振奋,她正在游戏里厮杀得眼红,一面同旁边的几个与她年纪相仿的女孩子聊天。

“周柳絮!”江南有些生气,她怎能这样不懂事呢?可知道这几日,他和妈妈一直都在找她,心一直都提着的。

柳絮仰起脑袋,无辜地望着周江南,笑容蔓延到嘴边,她看到他行色匆匆,就知道,她又赢了一把。

她站起来,换成一副乖巧的样子,笑着看他。

周柳絮聪明就聪明在这点,她软硬不吃,却软硬兼施。

周江南喊她,你快跟我回去吧。

“你还是管我了不是?”她笑得尤其放肆,像一朵在15岁盛开的娇艳花朵,无所顾忌。

旁边的女孩问,柳絮,他是谁啊。

“我男朋友!”周柳絮大声地回答。

7.

“你若再这样玩,我便再也不理你。”周江南这般威胁着她。

说自己两天都没吃东西的周柳絮,拿着一个汉堡吃得像个孩子。

她还只是个孩子。周江南这样安慰自己。这个与自己虽然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让他深到骨髓里的关心和牵挂,现在更多的是担心。

“你真不愿意理我?”她的眼睛里盛满不安,“哥,我很不好。”

他听出她声音里的忐忑,心中一惊,忙问:“你怎么了?”

“我交了个男朋友。”她道。

周江南愣住了,他似乎没想过这个问题,他的小妹妹长大了,已经15岁了,生理上和心理上都在成熟,她亦会喜欢人,亦会交男朋友,将来,她也要离开他。周江南忽然发现,自己一直觉得柳絮依赖他甚至霸占他,而他呢,何尝又不是不愿意其他男孩子接近自己这含苞花朵似的柳絮呢?

他的心提起来,问她:“然后呢,他有没有欺负呢?”

“他不要我了。”柳絮突然哭起来。

周江南手足无措,周围的人诧异地投过目光,满以为他们是一对吵架的小情侣。他翻找着纸巾,柳絮却一头扎进他怀里,把眼泪都滴到他怀里,渗进他心里。

“怎么办,哥哥,他不要我了。”少女哭得梨花带雨。

原来她离家出走的原因并非因为自己,而是因为这个他尚未谋面的男孩子,不知怎的,周江南的心里竟然有些失落。他用手轻轻拍打着柳絮的肩膀,那般瘦,那般惹人心疼,他的鼻子也觉得酸酸的。

“我们家柳絮这么好,很多男孩子排着队喜欢呢。”

“可是我只要一个人喜欢。只要那一个人。”周柳絮从他怀里将头抬起来,一张巴掌大的脸上挂满眼泪,她轻声说,“哥,我怀了他的孩子。”

周江南的喉口忽然被什么堵住,嘴巴亦被什么封缄。

8.

几日来,周江南都觉得自己心口像是有一块大石头,或者是一把欲刺到的尖刀。堵得慌,也痛得慌。柳絮乖乖地跟着他回家了,幸运的是,周妈妈并未过多惩罚她,估摸着也是担心一刺激她,她便再次做出这出格的行径吧。

而只有周江南知道,他替柳絮保守的那些秘密,有多么艰难,也有多么的惊天动地。

周柳絮怎么也不愿意跟他去医院检查,这让他心里又难受又为难。直想找出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主角来大卸八块。

那日,与许亦朵行走在校园小径,许亦朵向他说着周末的晚会项目,而周江南有心事,游离在外。

“江南?江南……江南!”直到许亦朵唤到第三声,他才回过神来,张口便问:“你的妈妈是妇产科医生对不,你可知道,怀孕了该怎么办?”

许亦朵惊奇地O起嘴巴,眼前的优质的纯白色男生,怎么会问这样KUSO的问题。

“你是指……难道是柳絮……”许亦朵是聪明的人,一想便想到了周柳絮,在她眼里,那个小太妹绝对不是和周江南一类的人,她该是无恶不作的吧,当然,必定会与电影里的初尝禁果的桥段联系到一块。

“不是!”周江南打断她,“你千万不要乱想。柳絮岂是你想的那种人,她是我妹妹!”而说这话时,心亦是疼的。

“可是,我觉得你们那么不相象。”许亦朵耸耸肩膀,换作谁,都不能对那种无故就来打自己巴掌的小太妹有好感吧。

相象……如何相象呢。周江南无法否认的是,除了时间和空间刚好凑到一起,他在98洪水中被周妈妈收留,凑巧地成了柳絮的哥哥,他与周柳絮是怎样也扯不上关系的吧。他顿时,觉得有些悲哀。

在很多事情面前,人类是那么的渺小和无助。

继而突然出现的身影,将周江南的眼睛吸引过去。

是那日与周柳絮一起在网吧打游戏的女孩子,柳絮不肯说出那可恶的男生是谁,那问问她,兴许能得到蛛丝马迹。

于是,不管身边的许亦朵叫他,他径直上前,拦住女生的去路。

10.

知道了柳絮交往的男孩子的名字和学校,周江南像一个武士,决心上路去捍卫妹妹小小的爱情。

男生的学校在郊区,周江南特地旷了早上的课,坐了两个小时的公交车过去。

那一日,又下起雨来,大得骇人,周江南没有撑伞,被雨淋得极狼狈,找到那男生时,在雨水里已泡得面色苍白。

“找我干嘛?”男生长着一张清秀的脸,怎么看也不是陈世美的样子,可是,他这般对自己的妹妹,实在是可恶到了极点。他竟然还敢说“找我干嘛”这样欠揍的话。

周江南气急,一拳便飞了过去。

“我让你欺负我妹妹我让你欺负我妹妹!”

男生一边反抗一边喊着,你是谁啊你。

“我是谁?我是周柳絮的哥哥!”说了那句话,少年的心里竟然心疼起来,他这样跑过来,以维护自己妹妹那被伤得体无完肤的青春,他这样打了这个男孩子,于周柳絮而言,又有怎样的好处呢?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却听到男生大声地叫道,周柳絮的哥哥!你们可不要太过分,周柳絮甩了我不止,临走还给过我两巴掌,到现在你还要跑过来打我,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周江南的拳头僵在半空中,恶毒的话语到了一半溜了个弯转回去,他望向那委屈的男生,是柳絮甩你的?

“周柳絮什么时候认真对过我!”男生的眼睛里有受伤的神色,“我喜欢她了五年了,可是,她说要和我在一起就在一起,说分手就分手,要打要骂都随便她一句话,我又哪里做错了呢?”

“你碰过她么?”周江南挣扎了一下。

“连手都不让碰!”男生的眼睛是自尊受挫的愤怒。

周江南的拳头一下子砸在了墙上。

他又一次,被周柳絮耍了。从小到大,她的演技是越来越好了。但是,即便拙劣,他又哪次没有相信过呢?她不过又一次用她的戏,来骗取他的伤心和牵挂罢了!

周江南回到家时,周柳絮仍旧抱着爆米花,看着电视剧,巧笑嫣然,看到周江南浑身湿透地进来时,她跳起来,瞪着眼睛说,哥,你去哪了呀。

“走,你跟我去医院,检查。”周江南不管三七二十一,拉过她的手就往门口走。

周柳絮一面挣脱一面嚷嚷:“哥哥你轻点,不要让妈妈知道了,你想害死我吗?我不要去检查,我……”

江南冷笑地打断她:“你是怕被医生用测谎仪检查出来,你满口谎话吧。”

周柳絮的笑容僵在那里。

“周柳絮啊周柳絮,你这样骗我真的很好玩吗?你真的是无药可救了你。你坏透顶了。”周江南恨恨地道。她是不知道,他有多么害怕和恐惧,恐惧她被人伤害,恐惧她吃一点点小亏,他舍不得她的眼泪,他信她,不管她骗他多少次,但偏偏,她竟然要用这样的谎言骗他。

周柳絮紧紧崩着一张脸,最初的笑容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本想说,我就是想看看你管不管我关心不关心我。

所有的话,终究哽咽在喉咙口,再没有气力说出。

“你有什么资格骂我!”周柳絮哭出来,用扯开胸膛的力气吼道,“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你不过是我妈妈拣回来的小孩,你真以为你是我哥哥啊!你蹬鼻子上脸了啊你!”

恶毒的话语,就像是利刃和尖刀割破喉咙,跑出来,正中对方的心脏。二人面面相觑。

周江南的心顿时凉了一大截。是的,他不过是个外人。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就像站在一个无其他人的冰面,寸步难行,四周无人可供呼救,他惟独能做的,就是瑟瑟发抖地安慰自己,没关系的。

没关系的。这么多年,他都熬下来了。每个夜晚都会想,他与这两个生命中最重要的女子并无任何直接的义务关系,她们可以随时丢弃自己嫌弃自己的。

这一日,果然来了。原来柳絮是这样想自己的。他不过是个外人罢了。

他转过身,离开了这间屋子。步履苍凉,从刘海上滴下的水滴,冰凉地滴在地板上,掷地有声,声声凄婉。

11.

那之后的周江南,执意住校,即便是双休日,也几乎统统找了借口不再回家。

这次是文艺演出,下次就是要考试。也几乎不问家里要钱,无论是要买什么,他都靠自己来赚。

他不想再亏欠她们。能少亏欠一分,就是一分。原来那十年的相互扶持,都是一场梦境。他的亲情,他的幸福,早就被那一场洪水给冲散了,又怎么会复活呢?

只是偶尔想起周柳絮和周妈妈,心中便是隐隐的疼,在夜深时,会扩大,会蓬勃地成长,撑破自己还不够强大的心脏。压抑地裹着被子落着眼泪,心中凉脊一片。

幸好有许亦朵,这个女孩子把她年轻的纯白的爱情全部给了他。她甚至在他一个人在便利店兼职收银时,替他每餐都送着饭。

那日,再一次看到柳絮,她站在便利店门口的树下,表情有些哀伤,许亦朵正替他整好衬衫的领子,笑容让人温暖。

周江南看了眼柳絮,犹豫了下,没有叫她。你看她,竟这样嫌弃自己,自己又为什么要再去叫她的名字呢。

没必要了。

于是少年亦对眼前的许亦朵笑了笑,伸出手来,捏了捏她的瓜子脸。

再抬起头来,柳絮已经不见了。

此时已值春末,江南的柳絮被风吹散,飘得满城都是。

12.

忽然接到周妈妈的电话,周江南一接,便听到对方是声嘶力竭的哭声,心中一紧。

“江南,柳絮她不行了。”

周江南顿时觉得眼前一黑,双脚没了力气,只求着周妈妈不要开这般的玩笑。

“她过街要去救一只小猫……怎料……她死了……江南……她死了啊……我的女儿,她死了……”

柳絮的葬礼上,周妈妈面如雕塑,苍白如纸,她絮絮地说着:“江南,我总嫌她这不好,那不好,总是嚷嚷着我若是没生她该多好。你看这是不是就是我的报应呢。江南,柳絮死时,拉着我的手说,妈妈,其实我很爱你。”她说到这里,唇边浮起一丝苦涩微笑,“她还说,她真的不是一个坏人。她多么希望,你不是她的哥哥。”

苍白的葬礼上,苍白的柳絮的遗像,苍白的所有心情。从此,他们的世界都是苍白的了。

那一日,下了好大好大的雨,淅淅沥沥地下到心里面去。周江南执着一把伞,却再也没等到柳絮的归来。

江南的天不见了柳絮的脸,从此这是一个苍白的世界。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